[转]什么事件会让你觉得群众是愚蠢的?

注:本文只有一张图,此文为正经装逼文,无娱乐性质。 这个问题得从洋务运动的重臣李鸿章开始说起:

李鸿章,晚清洋务运动重臣,洋人见了都要礼让三分,整个清末他就是唯一可以支撑起华夏的面子的人,以一己之力背负没落王朝之陈年旧债。

这个李中堂(即:李鸿章)一辈子刀光剑影,勾心斗角,没有被朝上对手参倒,没有被诸国列强逼死,没有被革命党刺杀,鞠躬尽瘁以后,居然还得了个“文忠”的谥号,梁启超为他立传,可见一生功绩。

但最后却因为一帮暴民的狂欢而尸首不保,挫骨扬灰。

李鸿章之墓,在安徽合大兴集。

当初,这个墓整整修了十六个月,墓道用从英国进口的耐火砖砌成。原占地面积1万余平方米,共建有大大小小房屋99间。取久久之意,碑额中间刻有:

“清故文华殿大学士直隶总督太傅一等侯李文忠公神道碑”二十四字。

1901年11月,李鸿章逝世。

1903年初春,灵柩被运回合肥,葬于东郊大兴集。

大兴集不是他出生的地方,也不是他家祖坟所在地。他将自己的墓地选在这里,有两个原因:

一是因为他平生崇仰包拯。1882年他还解囊白银二千八百两建包拯祠,且自撰碑记。

同时,李鸿章曾经率领自己创立的淮军,在安徽一代抵抗捻军,平定叛乱,可谓是生时杀贼,死而尽忠。

由于大兴集聚集了三位重要历史人物的墓地,当地民众统称李鸿章墓、包拯墓以及贴近的明朝开国功臣蔡国公张德胜墓(20世纪年代初,修筑铁路被毁)为“一里三公”。

而李鸿章的墓因兴修年代未久,又官位最高,规模更为宏大。

1958年,当地人民为了迎接“一天等于二十年”的到来,以兴办钢铁厂的名义,将李鸿章的遗骸掘出,暴尸。

很多人对该墓早已窥觑已久,接到上级指示后,当地高级生产合作社抽调了32个生产队的队长对李鸿章墓进行发掘。墓室非常坚固,铁锤砸下去,没有丝毫反应。人们想用炸药将墓室炸开,但是炸药对墓室也不起作用。最后,有人想出了一个办法,从几十米以外的地方,挖了一条地道,从下面钻进了墓室,最终把棺材给拖了出来。

墓室里并排着两口棺材,分别是李鸿章和夫人赵小莲的。赵夫人的遗体依然保存完好,身着华贵的衣服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棺材里的那条慈禧太后特赐陪葬的陀罗经被还是好好的,被人拿回去洗洗后盖了。

赵夫人棺柩旁的一个小箱子里还有一个精致的木盒,里面放着两块金灿灿的“金砖”,有人用秤称了一下,近30斤重。大家都认为这两块“金砖”一定是金子做成的,但经过银行鉴定,却发现是铜制成的。

李鸿章尸体因为层层棉絮包扎,保存尚属完好,他所枕的金元宝下还有一本册子,是他亲笔所写的自传。身旁放着一副眼镜、一块怀表、一个拐杖,身下垫着七枚金币,按照北斗七星的形状摆放。陪葬品中有一把宝剑,最后被省剧团借去充当道具。

当时挖墓的人如今回忆说:“李鸿章穿着黄马褂的遗体保存完好。

最后,狂热的人们用绳子拴着遗体,挂在拖拉机后面游街,直到尸骨散尽。”

这只是某个疯狂的时代的一个片段而已,洋务重臣张之洞墓地也是一样的下场——

1966年秋,南皮县几所学校的“红卫兵”和一家工厂的“造反派”头头决定“破四旧,立四新”。他们先用绳索捆绑住张之洞墓碑,拉倒后一通乱砸,并向全县发出通告,宣称要在农历九月廿六日挖掘张之洞墓。

据考证,南皮中学的前身正是张之洞捐资兴办的慈恩学堂。

上午8点,“红卫兵”和“造反派”带着铁镐、铁锨等工具,扛旗打锣到达现场。当天正好南皮大集,墓周围站满了围观者。鉴于围观的人太多,“造反派”头头选了20来个大个子男生手拉手围成圈,维持秩序。

“学生们力气小,真正动手挖的是工厂的工人。在‘造反派’动手挖掘张之洞墓时,来了四个男的试图阻拦,他们说是县委的,省里指示张之洞为清代重臣,墓地为历史古墓,不在破四旧之列,不准动,要注意国际影响,同时正在向中央请示,答复后再做决定。但没有人听他们的。一个‘造反派’头头高喊,张之洞就是牛鬼蛇神,就是封资修,挖他的坟就是破四旧,谁阻拦就是封资修、保皇派、牛鬼蛇神的小爬虫,再阻拦,连你们一块打倒!另一人说,别说省和中央,就是请示到联合国我们也不怕!几位同志的劝阻迅速被‘造反派’高喊的口号淹没……”

两个小时后,坟土被挖光,用粘土、白灰、鸡蛋清和成的封土被凿平,青砖砌成、开有小窗的砖套被拆除,大红漆的棺材套被砸开,里面四口头西北脚东南的荷叶棺失去了最后的保护,无助地出现在人们面前。最先被打开的棺内是一位身材高大,面皮干枯的妇女,穿着清代贵妇人服装,棺内无随葬品。“造反派”拽着褥子把尸体架出,扔在坟坑北边。

第二口棺材里就是张之洞。“棺材油漆得很厚,一铁镐下去,镐弹得老高,可棺材只锛出一道白印。”据说,那口棺材是张之洞去世时由曾担任张之洞护卫、时任湖北新军第八镇(师)统制(师长)兼任湖北提督的张彪,花1.2万两银子从江南购置沉香木制成,快车连夜送到京城的。最终,在铁锤和钢钎夹击下,棺材被打开了。

棺分两层,空隙间填满松香(防腐、防潮),棺板上书镏金大字,写着生卒年月和寿终七十三岁的字样。据当事人回忆,他看到的是一个身材瘦小、身穿朝服、头戴官帽的干老头,神态如睡,面容安详,长长的白胡子已经有些发灰了。“那样子就跟电视剧里的清朝官员一个样。他右手下方有毛笔、砚台、鼻烟壶,枕头附近有副眼镜。

随后,另外两口棺材也相继被打开。三位夫人的尸骨中,只有最后去世的王夫人尚保存较好,另两具尸体已经骨化了。棺木中都标有身份和寿终的岁数。

出土的文物被当时的县财政局收去了。张之洞和三位夫人则被暴尸在南皮县郊荒芜的坟场。此后很多日子里,有些小孩子在附近玩耍,凑过去拨弄拨弄,一会儿踢两脚,一会儿又把尸体扶起来靠在墙上。

也有村民“看四爷(张之洞行四)尸骨很可怜”,悄悄拾起地上的破布盖上。

后来张之洞夫妇尚未腐烂的尸体吊在树上,后人不敢收尸,任尸体吊在树上月余,直到被狗吃掉。

这两个洋务大臣,为振兴中华殚精竭虑了一辈子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最后就是这般下场,乌合之众多了,再怎么无敌的李鸿章和张之洞也拿这个文明没有办法。

算了一下,当年无法无天,骚扰亡灵的这些狂徒,现在正是到了行将就木的年纪,他们不甘于就此默默退出历史舞台,于是上街碰瓷、公车抢座、广场跳舞。

他们狂欢了那么多年,作得个几千年华夏文明传承干涸断流,礼义廉耻荡然无存,他们爽了,自作自受了,现在觉得社会亏欠他们了,难怪今天我们突然觉得日子艰难了怪人多了。如果说当年打着高大上的旗号翻人家祖坟,其实是为了顺几个金元宝,那么今天又打着高大上的旗号出来祸祸,大不了就是为了多消费点公共资源罢了,尾气和马路灰吃多了大概有助于睡眠吧。

其实有些暴民,文革红卫兵,游行愤青,其实都是一样的,干外敌无术,扰同胞有方,打着运动的旗号,出自己的风头,捞混乱的好处,占国家的的便宜。

当年,拳匪(义和团)祸祸得北京城都差点被烧了,居然还值得夸赞。最奇葩的是,拳匪闹事是1899年10月开始,搞的来不可收拾以后,最后直接导致清廷与十一国签订丧权辱国的《辛丑条约》。这个条约还是李鸿章去签的,你拳匪倒是想签,人家外国列强不认。

一帮傻逼不自量力螳臂当车引狼入室,最后出了事,就不作为了,最后基本上挂闲职的李鸿章回到北京去给洋人讲和,一个人去签条约背全民族的黑锅。

如果当年不是曾国藩湘军和李鸿章淮军的清末汉人武装,要是没有曾文正,李文忠代表汉人在清廷挺直腰板,唤醒全民族变革图强,说不定华夏早就被列强瓜分了,我们今天就是印度阿三或者正在考日语标准等级证书。

瓜分瓷器

这个图看过没有,法国人画的,英国,德国,俄国,法国,日本考虑着怎么瓜分CHINA(法语为CHINE),是谁在后面大吼,胡须朝珠顶戴花翎?是李鸿章,没有他跟老外八方周旋,上下斡旋,洋枪大炮早就杀进来把你家翻个底朝天,然后让你世世代代给他们种茶叶,当菲佣。

在当年的万国运动会上,各国国旗伴着国歌依次升起,轮到中国时,却只有黄龙旗在寂静中冉冉上升。所谓堂堂的大清帝国,竟连国歌都没有一首,场上响起了阵阵西人的嘲笑。此时,年过七旬的老人李鸿章站了出来,步履虽不甚稳健,但神态毅然地走到黄龙旗下,尽可能地挺直腰板,亮开既不清脆也不高亢的嗓子,满怀深情地唱起他从小就唱得烂熟的歌曲——家乡安徽的民间小调《茉莉花》。喧嚣立马归于寂静,唯有李鸿章的声音在运动场上回旋。一曲唱罢,雷鸣般的掌声顿时从四面八方涌向这位不惜一切,誓死捍卫祖国与民族尊严的老人。

不要居心叵测。我这里是就事论事,说的是群众的愚昧狂欢和无法无天,不说故人的是非功过。

事实上,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上头要求这些暴徒去挖坟。今天,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上头要求暴民去砸人家日企,去烧自己同胞的店的。天朝开国以来没有任何一个领袖首肯这些无法无天的暴行,所以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,干完蠢事了就推给别人。

钓鱼岛就在那里,每年918就只看见他烧他们家邻居的尼桑丰田,怎么没看到他去攻占冲绳,轰炸东京呢?他连钓鱼岛的边边恐怕都没摸着。这种人,就是“愚蠢的群众”

如果爱国主义被歪曲为维护统治阶级利益,那这个名词就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---卢梭。

其他的毁于WG期间的的东西,可以去墙外看喂鸡百科(Wikipedia) 。

中华民族流传千年的东西,历经朝代更迭,历史变迁,都幸存下来了。

我们这代人差点儿就能亲眼看见的,却只能停留在文字描述里了。

原文链接